表情 添加表情

您还可以输入 2000 个字符

取消回复

专访:重返新加坡寻找自我认同(原创文章) 站酷推荐文章

系统分类: 设计文章 - 专访 -

文章版权:设计师专访 原创,如需商业用途或转载请与 设计师专访 联系,谢谢配合!

设计师专访

宁南县 / 设计爱好者
26天前发布

如何成为一名拥有独特视觉语言、与众不同的艺术家,而不是随波逐流,只会一昧模仿西方艺术风格的艺术家?

       undefined      


如何成为一名拥有独特视觉语言、与众不同的艺术家,而不是随波逐流,只会一昧模仿西方艺术风格的艺术家?或许这正是很多年轻艺术家和设计师的困惑,这次我们有幸在上海YOHOOD全球潮流嘉年华,采访到了新加坡波普艺术家罗杰瀚(Jahan)。


我们试图通过这次采访,向他寻求如何才能成为一名波普艺术家的经验。但我们并没有得到答案,因为他说“什么样的称呼并不重要,艺术家最重要的是寻找自己。”



再见,老虎!


采访之前,我们设想他是难以接近、脾气古怪、奇装异服的艺术家,毕竟在他身上,除了新加坡波普艺术家的称呼还有新加坡涂鸦艺术大师的标签。但第一次见面,便打破了我们对他的刻板印象。他身穿一身黑色休闲服,穿着潮鞋,戴着耳钉,举止谈吐间,却尽显萌态,用“萌叔”形容再恰当不过。在这样的外表下,我们似乎想象不到,他就是用笔名Dazed-J上街创作,热衷绘制粉色气泡汉字“迷”的涂鸦艺术家,但,这就是他。


出生于1976年的Jahan,曾被媒体誉为新加坡国宝级的涂鸦艺术大师,他从15岁时就开始街头艺术创作了,时代变迁二十多年,再谈起街头涂鸦的“光辉岁月”时,依然藏不住兴奋。

       undefined

《Mash Up》


他说涂鸦代表的是一种精神,是一种“叛逆”精神,代表了一个时代,代表了一种坚持的精神。“因为90年代涂鸦并不是合法的,在涂鸦创作时需要克服恐惧心理,需要一边创作一边躲避警察的追捕。坚持并且对自己做的事有信心,这点很重要。”


而涂鸦虽然“合法”了,但他却觉得涂鸦死了,“合法”的涂鸦不是真的涂鸦。“涂鸦就像一个城市的老虎,你不能控制它,不能压抑它,它随时可以出现。但现在的涂鸦就像是动物园的老虎,少了最初的精神,动感也不见了,是不一样的调性,以前比较‘非主流’。当然,现在上到台面上,也是一件好事,只是精神有点改变。现在有网络有品牌,跟90年代不一样,那个年代,你要让别人看到你的作品,需要做些“极端”的动作。”


直到2013年,他画了一幅画——《Gone to the Dogs》,他决定再也不上街头涂鸦了。

undefined       作品《Gone to the Dogs》


现在,他的主要创作领域是波普艺术,并且,他还经常跨界,与玩具、球鞋及潮流服装品牌合作,如Adidas、Nike、G-SHOCK、Vans、Subcrew、SONY等合作。


undefined

       与G-SHOCK合作创作的“四神”图案局部



重返新加坡


Jahan上大学时,原本修的是法学专业,后来因为对绘画的狂热而转去艺术学院。后来,他遇见了Machi(麻吉)乐团的黄立成,一切好像从这里开始改变。黄立成曾在纽约潮流玩具藏家的手里,看见一套新加坡华人做的公仔,是Jahan大学时期的创作。他找到玩具藏家,联系到Jahan,让Jahan去台湾一起玩街头艺术。


用Jahan自己的话说“当时搬去台湾很快很突然,一个礼拜就过去了”。


Jahan称黄立成为大哥,在台湾的那段日子,做过很多娱乐项目,拍了很多MV,做了很多CD封面,Jahan通过Machi获得稳定的经济基础,后来和黄立成又创业做设计公司,专门为艺人拍MV和活动等,再到后来公司比较稳定了,Jahan就开始画画。他不停地思考着如何打破纯艺术与街头艺术之间的界限,不知不觉就开始了全职艺术家的道路。同时,时常往返于纽约,与更多的艺术家接触。他心里一直觉得,有些事情好像正在等待发生。


《创世纪:GENESIS》


2000年后期,与街头艺术家Phase 02的相遇,激发了Jahan想要寻求身份认同的欲望——一个有别于西方街头艺术家艺术风格的身份。在探索的过程中,Phase 02向Jahan抛出一个问题:如何成为一名拥有独特视觉语言、与众不同的艺术家,而不是随波逐流,只会一昧模仿西方艺术风格的艺术家?


《创世纪:GENESIS》


Jahan在寻求解答的同时,本能地意识到,“做自己”便是这问题的答案。他觉得“绘画及创作必须从自己的根本文化及生活经历出发,才能创造出好的原创作品。”


于是,2011年,Jahan决定返回新加坡。



重组,寻找自我认同


回到新加坡,Jahan举办了第一个展览《樱桃扑克,重组哲学》(Cherry Poke:Reconstituted Philosophies),在这次展览中,有名的波普艺术作品——《梅林午餐肉罐头》诞生了。


作品展《Cherry Poke》


这些画作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安迪·沃霍尔(Andy Warhol ),甚至一开始很多人觉得Jahan是在“抄袭”安迪·沃霍尔,但有意思的事情发生了,这组作品很快被安迪·沃霍尔基金会 (Andy Warhol Foundation) 选中,在艺术科学博物馆开展的《安迪·沃霍尔:十五分钟的永恒》展览中亮相。


在Jahan看来,重组理念其实是迫切希望寻找对自我身份的认同。“我是华人,后来身份变成新加坡人,在台湾又住了很久,大家都以为我是台湾人,所以对我的身份有点模糊。更远一点的话,我的祖辈是客家人,客家话中用‘猪仔’描述被卖到异乡作苦工的流浪客。如今的新加坡华人,有很大一部分是‘猪仔’的后代——带着不同的文化背景,进入一个疾驰向前的消费时代,像被机器打制的午餐肉那样搅乱身份,被整齐划一地塞进罐头里。”


作品展《Cherry Poke》


展览前Jahan觉得风景画并不能表达自己想要表达的理念,他想要做一些波普的作品,传达对现代消费概念的认知。他选择不同的媒介,不同于安迪·沃霍尔采用丝网印刷机械式地生产作品,每一幅作品他都亲自绘制,每一个罐头撕裂、磨损的程度各异,在Jahan看来“我们每一个人都不尽相同”。


“《樱桃扑克,重组哲学》系列作品是一种现代消费概念,你会发现,其实很多事情发生,都是因为要消费,然后进行包装重组。当时还做了一个很大的装置艺术,我把午餐肉放进冰箱里,还有一个很大的午餐肉罐子,现代消费有个很奇怪的现象,你去买食物,但是你却看不到食物本身的样子,全部都在包装里。”


作品展《Cherry Poke:Poke Luncheon》


这之后,Jahan的创作频繁地切入社会议题,试图阐释当代生活的复杂性。“我的很多作品其实是对世界对社会的看法和诠释,还有就是对科学以及未来的想象。”


2013年,他又做了一个“上班英雄”系列,解构迪士尼卡通、好莱坞超级英雄等人们熟知的“大众媒介偶像”,传达“平民创造世界”的呼声。

       undefined

作品《Agent R》


这个呼声似乎很有煽动性,但在其中一幅叫做《Rat Race》的作品中,这些被解构的形象一起奔跑着冲撞画布的上端,碰了壁,仿佛即刻就要跌落。


undefined

作品《Rat Race》


Jahan的解释是,“我们每个人都是滚轮上的老鼠,当我们觉得自己正在努力改变世界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跑出那个圈套。”



对话



站酷网:您经常举办作品展,举办展览对艺术家意味着什么?办展会带来哪些商业价值?


Jahan:办展览,是给观众呈现跟网络平台不一样的体验,看实际作品跟在网络上看的体验是非常不一样的。


我在办展览的时候并没有想过商业这条线,我还是比较看重作品和艺术本身的价值。但可能有些作品恰巧会跟商业平衡着走,他们觉得在商业上会有价值,所以就会和品牌一起合作。但是我不会为了商业改变自己的艺术。

       undefined       作品《Cherry Pop Girl》


站酷网:您的作品色彩都很特别,在色彩搭配上您有什么心得吗?


Jahan:我的作品经常使用蓝色和粉色,蓝色代表着开心,心理学说长期看蓝色会给人带来平静、开心的感觉,粉红色看久了就会“变态”,因为粉红色其实是代表死亡的,切开的肉是粉红色的,所以我觉得这两个颜色拼起来就好像阴和阳的调和。

       undefined       作品《Hello Pussy》


站酷网:您经常与各大品牌合作,跟品牌合作需要注意些什么?怎么更好地抓住品牌文化的内核?


Jahan:品牌就是新的媒体,以前是画布、雕塑、电视、装置等,品牌就是新的平台让艺术家去创作艺术。跟品牌合作蛮挑的,不是随便就跟品牌就合作,价值观跟我契合的才会愿意合作。



站酷网:这次参加 YOHOOD 全球潮流嘉年华,给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?评价一下参展的年轻人吧。


Jahan:YOHOOD一年比一年做得好,今年我觉得最大的亮点就是有很多国潮品牌进来,在这里看到的东西在美国可能看不到的,都是中国艺术家和设计师设计的产品,有他的独特性。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前卫,哈哈哈哈。

      


站酷网:这次 YOHOOD 全球潮流嘉年华带来了哪些作品?


Jahan:这次YOHOOD我是以策展人的身份来的,和Subcrew一起带来了Steve Caballlero的作品,Steve Caballlero是我小时候的偶像,他是滑板大师,也是艺术家,但国内很少知道他艺术家的身份。艺术令人成为人,艺术代表了生命,做策展人也是分享一些东西给别人看。

       undefined       Steve Caballlero和他的作品


站酷网:平时除了创作,还喜欢干些什么?


Jahan:打电动、爬山、听音乐。我创作的时候会听一些爵士和嘻哈。



站酷网:您的骨子里还是充满叛逆,和年轻时候的叛逆相比,有什么不一样?


Jahan:火气小了很多,以前小时候比较容易生气。要做的东西做不了就会发怒,但现在会慢慢来,变得更细致。



站酷网:对年轻的设计师和艺术家说点什么吧。


Jahan:要坚持。




专访主持:鬼马

视觉设计:海边的卡夫卡


229
文章人气
12832
浏览:12832人 收藏:49次 评论:11次
推荐:229
设计师专访

宁南县 / 设计爱好者
26天前发布


表情 添加表情 上传作业 还可以输入2000 个字符